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苏婧在留学中堕落 第二章
苏婧在留学中堕落 第二章
本篇最后由 nneknnek 于 2018-7-2 00:05 编辑
第二章   沈沦性爱的苏婧


    某间酒店的前厅,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刚刚爲一对青年男女开好了房间。

    如果中年男人没记错,这对男女在这个月里已经是第六次开房了。

    那名年轻女生相貌清丽秀气,身材更是纤细妖娆,与那名魁梧的男人站在一起,形成不成比例的视觉沖击。

    中年男人不自觉的脑补出那年轻美女被这名男人压在身下肆意蹂躏的画面,顿时感觉裤裆发硬。

    -------------一个月前....“唉...”

    森奇愁眉苦脸的向艾尔诉苦:“我前几天与苏婧做爱,一时没忍住,好像干的有点狠了。弄的她两天都下不了床,之后一直到现在她都不肯理我...其实我也没做多长时间啊,也就一个多小时..”

    艾尔听后骂道:“你这个蠢货,跟你你说过多少次了,与女生第一次上床要慢慢来,你以爲各个女生都能跟你做三四个小时?你之前好几个女朋友都因爲这样跟你分的手,你还没得到教训吗?”

    森奇说:“以前的那些女生分手就分手,没什麽大不了,但苏婧实在太美丽了,这麽美丽的国女生,我真不想失去她,你说说我现在该怎麽办?”

    艾尔说:“还能怎麽办,去道歉吧,苏婧不是没跟你提分手吗,国女生都很心软,只要你去道歉,我觉得问题不大。”

    听了艾尔的建议,森奇顿时来劲了:“好!我等她下课就去。”------------大学课室中,苏婧即便坐着不动,还是感觉下体隐隐发疼,于是稍微调整了下坐姿。

    自与森奇那一天做爱,已经过去四天了,苏婧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来气,哪有男生这麽强来的,自己都喊停,甚至都求饶了,他还在那拼命的干....简直太过分了!坐在苏婧四周的男生,频频偷瞄着她,男生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校园女神般的美人,在四天前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性爱,这具男人梦寐以求的胴体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当晚.....森奇拿着一把玫瑰花,来到了苏婧的宿舍楼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将苏婧叫了下来。

    看着苏婧黑着脸那气鼓鼓的样子,森奇只能连连道歉,并保证以后不会这样,并请求苏婧的原谅。

    过程不细述,两人纠缠了一阵子后,苏婧终于接受了森奇的道歉及保证,并原谅了她。

    女人都很奇怪,要麽守身如玉,要麽与男生有过第一次肉体接触后,就很快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内,苏婧在森奇死皮赖脸的纠缠下,陆续去开了五次房,这几次森奇老实多了,前两次开房,仅抽插了半个多小时,在苏婧高潮了两次得到满足后,森奇就强忍了下来,自己默默的走到厕所打飞机解决。

    第三和第四次开房,做爱时间接近一个小时,在苏婧被干出三次高潮后,又告诉森奇她够了,于是后者又默默的自己去了厕所。

    而在第五次开房,森奇惊讶的发现,苏婧竟然能接受第四次高潮,两人的做爱时间超过一个小时,苏婧的性爱能力在一次次的与森奇性交中,不断的进步。

    虽然四次高潮过后,苏婧累的软瘫在床上,但她至少还能响应森奇的索吻,并且当天就能够自行下床走动,这名东方美女的肉体真是神奇。

    在这段时间,森奇给予了苏婧肉体上极大的满足,来荷兰留学之前,苏婧从未想过自己的性爱曆程会朝着如此激烈的方向发展。

    也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会变得这麽淫蕩这麽敏感。

    今天周五下课后,森奇再次约了苏婧开房,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次了,反正明天是周末,做爱后不用担心第二天体力的问题,距离上次开房已经隔了三天,森奇想死这具妖娆的胴体了,连冰球队的日常训练都没动力,满脑子都是苏婧那洁白的娇躯在床上蠕动时的媚态。

    “啊...啊,好舒服,森,好舒服...啊...”

    酒店内,苏婧躺在床上忘情的淫叫。

    这段时间她已经被森奇调教的开放了心身,在森奇面前,不再对自己的情欲有所保留。

    当然,在校园其他同学面前,她还是那个端庄妖娆的亚洲留学生女神,可看而不可碰。

    又有谁能想到,此时他们的女神此时此刻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不断呻吟浪叫。

    “婧,你太美了,你真的太美了!”

    森奇将苏婧紧紧搂在怀中,毫不吝啬的对苏婧发出了赞美,同时下身勐烈的抽送着,这具散发着女儿香的年轻肉体太让他着迷了,彷佛怎麽干都不够。

    “噗滋,噗滋,噗滋...”

    由阴茎强烈抽插阴道所发出的淫蕩水压声不断响起,时而还有一股股女生高潮时分泌的乳白色的阴精被挤压出来,沿着苏婧性感的臀部流淌而下,两人交合处下方的床单已经被打湿了一片,散发出阵阵让森奇血脉沸腾的苏婧独有的爱液气味。

    这场性交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面对森奇的索取,苏婧竟然还能做出响应,不时拱起那柔软的腰肢配合森奇的抽插,经过多次开发,这具美丽的胴体对性爱的享受能力越来做强了。

    “嗯嗯嗯...我来了,森,啊...我又来了...”

    苏婧呻吟的同时,子宫内涌出一阵酥麻,快感如潮而至,苏婧平坦的小腹紧缩,洁白如玉的美腿也止不住一阵颤抖。

    “啊哈,啊哈....”

    一缕晶莹的津液,顺着苏婧唇角滑了下来,苏婧的淫叫一浪盖过一浪,这已是她今天第四次高潮了。

    感受到苏婧的高潮,森奇乖乖的停止了抽插,将阴茎拔了出来,让苏婧有回气的时间。

    与以往不同的是,苏婧四次高潮后,竟然发现自己的性欲还没完全消失,虽然肉体很累,但至少还有余力,这要是放在半个月前,她早就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高潮落下,在短暂的休息中,苏婧沈默了一会中,用怀疑的语气询问道“森,你....你不会给我喝了春药吧?”

    苏婧刚刚的确喝了森奇递给她的一杯水。

    森奇闻言,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春药?你当我是什麽人!我从来没用过这种东西!”

    森奇生气的说道。

    以往森奇一直对苏婧百依百顺,这是认识森奇以来第一次见其生气,苏婧登时有些慌了:“我就是随口问问,没有就好....你别生气。”

    “你怎麽能这麽想我!我可是你男朋友!”

    森奇气的转过身去。

    其实苏婧也知道自己喝的那杯水里并没有春药,只是她难以接受自己的肉体越来越淫蕩这个事实,哪个女生也不想承认自己很淫蕩,于是苏婧才会想办法说服自己是因爲喝了春药才会这样,以便安慰自己。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气氛一时变的僵硬起来,森奇背对着苏婧生闷气,苏婧伸手扳了几下没扳过来,森奇那如雄壮的身躯,哪里是她能够扳动的。

    苏婧也知道自己理亏,她见森奇气鼓鼓的样子,想了想说道“森,那个....前几次你不是一直说不满足吗?我今天就让你做个够.....怎麽样。“真的?!”

    苏婧话音刚落下,森奇勐的转过身来一把抓着苏婧刀削般的肩膀说道。

    苏婧被森奇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愣愣点头道“真的...”

    “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能反悔!以后更不能生气!”

    森奇脸上已经止不住的淫笑起来,好像刚刚生气的根本不是他似得。

    苏婧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中计了,但事已至此,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收回来,刚刚也的确是自己不对,于是她咬了咬牙道:“真的,我不反悔。”

    森奇立马行动了起来,他一把将苏婧按倒在床上,挺起阴茎“噗嗤”

    一声,一插到底。

    “啊哈!”

    苏婧猝不及防被插的一声尖叫.......这一天,苏婧终于完整的体会到了森奇那怪物般的性能力。

    两个小时过去了,房间中充斥着森奇粗壮的呼吸声和苏婧接近失神的淫声浪语。

    三个小时过去了,森奇的喘息声依旧劲力充沛,但苏婧仅剩下有气无力的呢喃。

    接着,时间来到两人今天性交的第四个小时.....此刻苏婧目光散涣,嘴角含着晶莹的津液,纤细的胴体彷若无骨般,软榻在床上任由森奇操弄。

    苏婧无法统计自己高潮了几次,但肯定远远超越了与森奇的第一次性爱的高潮次数,苏婧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身体会变的如此淫蕩,如此敏感。

    中途苏婧也曾求饶过,投降过,但并不被森奇所接受,还说这是苏婧自己答应让他干个够的,不能反悔。

    苏婧太天真了,森奇好不容易抓到这个机会,哪那麽容易会放过她。

    苏婧多次被抽插至高潮,体力早已达到极限,只能瘫倒在床上被强行一次又一次的压榨。

    特别那最后一小时的经曆,足以让苏婧崩溃....在接近十二点的时候,一次被连续摩擦g点的强烈高潮中,一股乳白阴精自阴道深处一涌而出,同一时间,竟然又有一股透明清澈的液体自苏婧细小的尿道中喷了出来.....在东方少数几个国家中,对苏婧的这种高潮方式叫做潮吹,对阴道的抽送一般很难另女生达到潮吹,必须要持续对女生阴道中的G点进行刺激至其高潮时,才会産生这种神奇的潮吹喷水效果。

    爲什麽大多女生一辈子都难以经曆过潮吹?那是因爲女生阴道内的G点非常难寻,即便男人用手指上上下下在阴道内探索个遍,能摸到的机会也少之又少。

    像日本AV中那样随手就能扣弄出来的,基本全是假的。

    这到不是说森奇有这个本事能找到苏婧蜜穴中的G点,而是他跟本不必要刻意去找,这就是阴茎粗大的优势,森奇在平常抽插时,也能触碰到苏婧那神奇的G点位置,另她飘飘欲仙,要不然苏婧在与森奇做爱时,也不会高潮的这麽激烈频繁。

    这是苏婧平生第一次被男人干出了潮喷。

    这要源于森奇在偶然的一回合,调整了做爱的动作。

    他使苏婧背靠着自己的胸膛,然后将其两条玉腿v字型的分开,以极其淫蕩的姿势跨坐在自己的身上,那粗长的阴茎由下至上深深的进入了苏婧的体内。

    这个姿势刚一实行,几乎另苏婧当场溃败,在这个姿势下,森奇的每一次抽插,都在苏婧阴道前壁重重擦过,也就是说,那坚硬的龟头紧贴在苏婧g点上,由以往偶然性的触碰摩擦,变爲此刻来回强力的摩擦。

    阴茎在阴道中一进一出,g点就会遭受两次摩擦。

    森奇前前后后抽插了一百下,g点则被被重重摩擦了两百下之多,这个姿势彷佛是专爲针对进攻苏婧的g点而设,几乎与日本av中加藤鹰的指功毫无区别,刺激程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森奇也发现了在这个体位下,苏婧的反应极爲激烈。

    房间再次响起了苏婧的淫声浪语,似乎她所有的体力都只能用来呻吟。

    “啊...啊...啊啊....不要了..我不要做了...啊啊..森..”

    然而,距离上个高潮潮喷仅仅过了不足五分锺,一股同样的酥麻感觉已经在苏婧潮红的肉体中蓄势待发,很快,酥麻的感觉沖向苏婧的四肢百骸,疯狂的高潮如约而至,同时,苏婧也经曆了今天的第二次潮喷,一股爲数不多的乳白色阴精以及尿道中晶莹液体喷涌而出。

    浓稠的爱液顺着森奇的阴茎,流淌到两人的身下。

    尽管在这种时刻,森奇还在用苏婧的肉体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他没空去理会苏婧的感受,也完全不顾她的死活,那巨大的阴茎每一次抽插,都会有一波液体自苏婧尿道中喷出,配合上苏婧的浪叫,场面极其淫蕩。

    “啊哈.....啊哈啊...别...别这样..弄..啊啊...森,我受不了...我真的..呃呃...”

    苏婧纤细的玉手彷若螳臂当车般,无力的推向森奇,试图让他离开,但哪里能撼动得了森奇那魁梧的身躯。

    短短五分锺内,苏婧无法得到一丝休息的空间,就承受了两次剧烈的高潮。

    苏婧的肉体无法承受如此强烈的刺激,大脑自动做出了保护机制,苏婧在高潮中抽搐了几下后,竟然晕了过去,在潮喷中被森奇硬生生给干晕了。

    这五分锺内,苏婧经曆了平生的两个第一次,第一次被插出了潮喷,第一次被男人干晕.....他这个荷兰男友可真有本事。

    但是苏婧失去意识仅仅十来分锺,竟又被体内爆发的剧烈高潮强行刺激而醒。

    尽管苏婧晕了过去,但身体还是産生最原始的反应,她晕过去的这段时间,森奇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继续在她迷人的肉体中疯狂的抽送。

    女人被干晕过去森奇又不是第一次见,没事,再干一会就醒过来了。

    人类的身体和大脑本来就是分开运作,苏婧即便晕迷,也并不影响体内快感的积累,当快感积累的某个临界点,即便失去了意识,也能爆发出强烈的高潮。

    这就像年轻男人梦遗似的,虽然睡着了,也不妨碍射精。

    晕过去之前,苏婧正在经曆人生最高峰的高潮,醒过来的同时,刚恢複些许意识,肉体却又处于高潮的顶点,苏婧彷佛是继承了上一次未能完全度过剧烈高潮。

    苏婧两眼一片模煳,下身经曆着潮喷,嘴角不断的流下芬芳的津液,自唇上拉成一条丝线,滴落在自己上下颤抖的乳房上,胸前两粒晶莹的乳头也一阵阵膨胀充血,不时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来回的抚弄揉捏着,如此前所未有的性爱刺激,她脑中已无法做出任何思考,只能维持些许意识失神的淫叫着。

    “啊啊,森...呃,不要,不要用这个姿势...啊,求你,呃呃呃...”

    “呼呼...求我什麽?别忘了这可是你答应今天让我满足的..呼呼....”

    将女人干晕,在现实中是一件高难度的操作。

    女生高潮比男生来的困难,一般是男人满足了,而女生还没满足。

    当然,这是建立在一般男人的情况下。

    荷兰男性的性欲本就在世界名列前茅,而欧美男性的性能力普遍又强于亚洲,再加上森奇长期运动造就的强健体魄,三样因素结合起来,苏婧这种身材纤细的东方女生没被干坏已经算不错了,也不知道她当初哪来的勇气答应成爲森奇的女朋友。

    或许苏婧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性爱的道路上走的这麽远吧。

    所谓门当户对这个成语,也适用男女之间的性行爲。

    苏婧与森奇做爱,本就是越级战斗,门不当户不对。

    “不行,森....呃...我要..要死了,啊...你..你太过分...啊啊...”

    苏婧背靠着森奇的胸膛,梦呓似得断断续续的呢喃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婧...呼呼,你可真淫蕩啊...舒服吗,你都被我被干的失禁两次了...嘿嘿..这个姿势可真累啊。”

    森奇将苏婧的潮喷当成是失禁了,一边抽插,还一边取笑着她。

    所幸在苏婧即将第四次潮喷前,森奇临时调整了姿势,要不然苏婧恐怕还得再晕过去一次。

    接近半个小时被持续摩擦女生体内最敏感的g点,即便是性能力强悍的欧美女人也受不了。

    要知道,亚洲女生的性交时间,一般也就半个小时而已。

    其实森奇并不太热衷于让苏婧背靠着自己做爱这个姿势,这姿势是需要女生做主动,自行上下套弄阴茎。

    但苏婧几乎只剩下喘气的力量了,若不是森奇扶着这具疲软的娇躯,她早就倒下了,你还指望苏婧能够主动去套弄体内的肉棒?森奇方才运用这个姿势,只是爲了做爱的同时,方便自己上下抚摸苏婧的胴体而已。

    于是森奇再一次将苏婧摆放成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

    苏婧这次可谓是作茧自缚,虽然与森奇做了几次爱,但她其实并不了解自己男友的性能力。

    这一次情急之下,提出让森奇干个够,却想不到对方几乎将自己弄死。

    森奇两手握着苏婧的蛮腰,一次又一次的其根没入,虽然森奇感觉已经顶到阴道的顶端,但他还是恨不得阴茎再延长几公分,彷佛要将身下的美肉捅穿才罢休。

    “啊哈...啊哈,够了..够了...森..啊..森,停..停..求你....啊啊”

    苏婧在意识模煳中胡言乱语,声音细微的让人难以耳闻。

    男人的兽血要是沸腾起来,哪有那麽容易压下,要不怎麽说人类也是动物呢。

    苏婧的求饶声咬字不清,一会用中文,一会用英语,森奇根本听不清,只当成是苏婧因快感而发出的淫声浪语。

    不过即便是听到了,森奇也不会理会,这可是苏婧答应让他干个够的。

    抽插中,森奇感觉包裹住自己阴茎的阴道一紧,紧接着阴道内壁轻轻的蠕动起来,那舒爽的感觉另森奇的几乎仰天长啸。

    下一刻,一丝热浪覆盖住了森奇的龟头,量没之前的多,但还是烫的他一哆嗦。

    苏婧的体力已被多次高潮抽取的一丝不剩,阴道又源源不断分泌着爱液,以致苏婧体内已经开啓缺水了,高潮中所分泌的阴精自然没以前的多。

    森奇也察觉到了身下的性感玉体的高潮,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这具性感的东方胴体实在太美妙,太神奇了。

    突然,森奇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喉咙发出了野兽般的喘息。

    数秒后,森奇“波”

    的一声将阴茎抽离了让他醉生梦死的阴道,同时精关一开,一股浓稠的精液尽数喷在了苏婧的外阴,与苏婧那满布下体的粘稠爱液融合在了一起。

    苏婧与森奇晚上九点左右开始性交,直至淩晨一点多,才在森奇的第三次射精下,结束了这场长达四个小时性爱。

    大满足!算起来,两人在床上足足大战了四个小时,森奇前后射精三次,总算在与苏婧得性爱中得到满足的感觉。

    回看那一丝不挂陈恒在床上的玉体,闪耀着粉红淫靡的光泽,玉体的主人杏唇微张,半闭的星眸已完全失去了焦点,只能由那微微起伏的饱满胸脯看出苏婧还在喘息。

    森奇细细欣赏了一会苏婧的胴体,而后躺下来,将苏婧像个洋娃娃似得紧紧楼在怀中,两个人沈沈的睡了过去。

    ----------------两天后,在一个没有苏婧的场合中....“森,你什麽时候才能把苏婧搞掂?我们都快等不及了...”

    说话的人是艾尔。

    “再等等,这小妞的性观念有点保守,不太好开口。”

    森无奈摇头。

    对于在街头碰面就能做个爱的荷兰人来说,来自Z国苏婧的性观念显然是相当保守的。”

    “这样吧,让我自己来,你再找机会从旁协助一下,至少先让她接受我一个,女人嘛,很容易就搞掂了。”

    艾尔说道“好吧。”

    (第二章完结,待续.....)